韩炎网vye8:

2019-03-20 04:59 来源:网易健康

  韩炎网vye8:

  日常操作!林良铭传射建功,助球队登顶榜首今晨的一场西丙联赛,中国球员林良铭效力的阿尔梅利亚B队又赢球了,他们也暂时升至积分榜第一位。在第二节比赛中,哈德森单节就投中了4记三分球,甚至反击过程中以一敌二,他也毫不畏惧的直接杀到篮下,巧妙躲过汉密尔顿的封盖打成2+1。

而取而代之的,将是目前皇马青年A队主帅古蒂:过去三年在青年队的深耕让古蒂赢得了大家的信任和支持。时隔一年半,林加德代表英格兰出场9次后,终于收获了在三狮军团生涯第一粒进球。

  北京时间3月19日,CBA季后赛四分之一决赛打响,辽宁队在主动变阵一度领先31分的情况下,被北京队硬生生填平大坑,虽然最终经过双加时苦战,辽宁队还是涉险过关,可赢得如此艰难,却还是让人难以看好接下来他们的五棵松之行。但是就在所有人都相信这场比赛将会以辽宁队轻松获胜而写完下半场的剧本时,北京队才开始了让人惊奇的表演。

  其四,赵睿职业生涯首次奉献至少20+5+4数据,打出极为劲爆一战。北京时间3月19日,CBA季后赛广东和新疆系列赛继续进行,新疆在客场以95比92逆转战胜广东,将总比分扳成1比2。

广东也明白想要赢球,光靠阿联一个人是不够的,其他人需要站出来。

  在第二节比赛中,哈德森单节就投中了4记三分球,甚至反击过程中以一敌二,他也毫不畏惧的直接杀到篮下,巧妙躲过汉密尔顿的封盖打成2+1。

  而辽宁队虽然涉险过关,但下一战回到五棵松,雅尼斯肯定会对郭士强的奇招加以防范,一旦比赛重新进入到北京队的节奏当中,辽宁队恐怕很难客场晋级,回到主场可能还要陷入苦战。本场比赛,辽宁队在北京队整体防守面前显得办法不足,两分球命中率仅有39%,三分球命中率更是只有可怜的%,篮板数、助攻数都落后于对手。

  而在看到卡西有可能去西亚养老后,不少中超球迷遗憾地表示:可惜中超早就禁止引进外籍门将,否则任何中超队引进卡西至少一赛季保证少丢10个球!;希望卡西退役后能来中超当个守门员教练!;没想到卡西也要去西亚养老了,我们的青春真的要散场了!

  如果说现在的中超联赛是当打之年实力派外援的聚集地,那么毫无疑问西亚联赛就是欧美过气球星最喜爱的淘金去处。而且最为关键的是,李盈莹正式接一传,回击了关于她不会接一传的说法。

  但对于一个职业球员来说,伤病不是借口,伤病太严重可以不出场比赛,既然登场了那就要拿出令人信服的表现,可惜的是,今晚刘晓宇又在球场上隐身了。

  从2017年开始,袁心玥完成了她第二次蜕变。

  去年11月初C罗与两名队友拉莫斯与马塞洛打赌的事情再度被热议。面对进攻端犀利的辽宁男篮,北京队在各项数据上均做到了遥遥领先。

  东方汇 东方汇

  韩炎网vye8:

 
责编:904609948
注册

帕慕克:私奔不易

当然,对于很多球员来说,世界杯年没有欧战可踢已经是个足够好的离队理由了。 又名黑河站长网


来源: 凤凰读书


这个故事讲述麦夫鲁特?卡拉塔什的人生和梦想。故事的主人公麦夫鲁特,一个叫卖酸奶和钵扎的街头小贩,1957年出生于亚洲最西端的安纳托利亚中部的一个小村庄,那里可以远望迷雾湖畔,却一贫如洗。十二岁那年,他来到世界之都伊斯坦布尔,便一直生活在这里。二十五岁那年,他从邻村抢了一个女孩,虽然其中发生了一些怪异的事情,但此举决定了他后来的一生。回到伊斯坦布尔,他结婚并有了两个女儿。他不停地劳作,做过各种营生,类似叫卖酸奶、冰激凌、米饭的小贩,餐馆服务员,但夜晚从未放弃在伊斯坦布尔的大街小巷叫卖钵扎,也从未放弃构筑他怪异的梦想。

我们的主人公麦夫鲁特,高高的个子、健壮、谦和、英俊。他有一张激唤女人怜爱的孩子气脸庞,一头棕色的头发和专注、聪慧的眼神。不仅在年轻时,甚至在四十岁之后,他的脸上依然保留着稚气,依然是女人们心目中的俊男。记住麦夫鲁特的这两个基本特点,有助于对故事的理解,所以我会不时地提醒我的读者。至于麦夫鲁特的乐观和善良—某些人认为是单纯—就无需我提醒了,你们自会发现。如果我的读者也能像我这样结识麦夫鲁特,那么他们也会对那些认为他英俊和孩子气的女人表示赞同,相信我没有因为想给故事添彩而夸大其词。因此,我要说的是,在这本完全依据真实事件写就的书里,我不会采用任何夸张的叙述手法,对于那些怪异的事件,我仅以有助于更好地跟随和理解故事的形式,将它们一一呈现给读者。

为了更好地讲述主人公的人生和梦想,叙述将从故事的中间开始。首先说的是,1982年6月他和邻村一个女孩私奔的故事。邻村的名字叫居米什代莱,隶属于科尼亚市的贝伊谢希尔县。麦夫鲁特第一次见到那个自愿和他私奔的女孩,是在伊斯坦布尔的一个婚礼上,也就是他伯父的大儿子考尔库特于1978年在梅吉迪耶柯伊举行的婚礼。麦夫鲁特根本无法相信,他在伊斯坦布尔婚礼上见到的女孩也会喜欢自己,她很漂亮,还是个孩子(十三岁)。女孩是堂兄考尔库特的妻妹,因为姐姐的婚礼,她人生第一次来到伊斯坦布尔。麦夫鲁特给她写了三年情书,尽管他从未收到过女孩的回信,可是为他送信的考尔库特的弟弟苏莱曼,一直在给他希望,并让他继续写信。

即便在此刻抢亲时,苏莱曼依然在帮助叔叔的儿子麦夫鲁特。苏莱曼开着自己的福特小卡车,和麦夫鲁特从伊斯坦布尔回到了他们度过童年的村庄。两个朋友背着所有人,制订了抢亲计划。按照计划,苏莱曼将在离居米什代莱村一小时路程的地方,等待麦夫鲁特和他抢来的姑娘,当所有人认为两个恋人去了贝伊谢希尔方向时,他将载着他们朝北行驶,穿过群山,送他们去阿克谢希尔火车站。

麦夫鲁特仔细地把计划琢磨了四五次,冷洌的水池、涓细的小溪、丛林密布的山头、女孩家的后花园,诸如这些重要的地方,他都已偷偷地去察看了两回。半小时前,他从苏莱曼开的小卡车上下来,走进路边的村庄墓地,看着墓碑祈祷,祈求真主保佑他一切顺利。他不信任苏莱曼,这点他对自己都不敢承认。他想,如果苏莱曼没开车去水池边,那个他们约好的地方,怎么办?因为会搞乱脑子,他禁止自己去想这个可怕的问题。

麦夫鲁特身穿一件蓝色衬衫和一条新的布裤子,那还是早在他和父亲一起卖酸奶的中学年代留下的,是在贝伊奥卢的一家商店里买的,脚上的鞋还是当兵前从苏美尔银行开的商店里买来的。

天黑后不久,麦夫鲁特摸近了残缺的院墙。姑娘们的父亲是歪脖子?阿卜杜拉赫曼,他们住的白房子的后窗一片漆黑。来早了十分钟,他无法控制自己,不断朝那扇漆黑的窗户张望,他想起了过去抢亲时陷入血仇陷阱而被打死的人、黑夜奔跑时迷路而被抓的人、因为女孩最后一刻放弃私奔而尽失颜面的人。他迫不及待地站起来,告诉自己真主会保佑他的。

狗叫了,窗户亮了一下又黑了。麦夫鲁特的心狂跳起来。他走向房子,在树间听到了一声响动,女孩悄声喊着他的名字:

“麦夫—鲁特!”

这是一种充满爱怜的声音,来自一个读了他当兵时写的情书、信任他的人。他想起了那上百封蘸满爱情和渴望的情书,为了说服美丽的姑娘而愿意付出一切的承诺和美好的梦想,最终他成功地感动了姑娘。他什么也看不见,在这神秘的黑夜,他梦游般径直朝发出喊声的地方走去。

在黑暗中他们找到了彼此,自然地牵起手奔跑起来。但刚跑了十几步,狗就狂吠起来,麦夫鲁特慌乱中迷失了方向。凭着本能,他努力向前跑,但脑子一片混乱。夜色中树木忽隐忽现,犹如一堵堵水泥墙擦身而过,仿佛就在梦里。

就像计划中的那样,跑完羊肠小道,一段陡坡出现在麦夫鲁特的面前。岩石间蜿蜒而上的窄道越发陡峭,仿佛直指乌云密布的漆黑夜空。攀爬了近半小时后,他们继续在坡顶手牵手不停地奔走。在这里,可以看见居米什代莱的灯光,还有后面的杰奈特普纳尔,他出生长大的村庄。如果有人追来,为了不被抓回村子,甚至为了应对苏莱曼的另外一个秘密计划,麦夫鲁特凭着本能朝相反方向走去。

狗还在狂吠。麦夫鲁特明白,对于村庄,他已是一个陌生人,没有一只狗认识他。没过多久,从居米什代莱村方向传来了一声枪响。他们努力保持镇静,没有改变奔走的速度。当狗消停一阵后重新咆哮起来时,他们就从坡上往下奔跑。树叶和树枝划过他们的脸颊,荆棘刺透了他们的裤管。黑暗中,麦夫鲁特什么也看不见,只感觉他们随时会被石头绊倒,但这并没有发生。他惧怕那些狗,但他知道真主在保佑自己和拉伊哈,他们会在伊斯坦布尔过上幸福生活。

当他们气喘吁吁地跑到通往阿克谢希尔的路上时,麦夫鲁特确信他们没有迟到。如果苏莱曼也开着小卡车来了,那就谁也不能从他手上把拉伊哈抢走了。麦夫鲁特每次开始写信时,都会想一想女孩美丽的脸庞和那双无法忘怀的眼睛,都会在信头上,激动、仔细地写下她美丽的名字,拉伊哈。想到这些,他兴奋地加快了脚步。

现在,尽管在黑暗中他无法看清自己抢来的女孩,但他很想抚摸她、亲吻她,但拉伊哈用随身携带的包袱轻轻地推开了他。麦夫鲁特喜欢这样。他决定,结婚前不去碰这个将和他共度一生的人。

他们手牵手跨过萨尔普小溪上的小桥。拉伊哈的手就像小鸟那样轻巧纤细。从潺潺流淌的小溪,一阵浸润了百里香和月桂花香的凉爽拂面而来。

夜空闪过一束紫色的电光,随后传来了雷声。麦夫鲁特害怕在漫长的火车旅行前被雨淋湿,但他并没加快脚步。

十分钟后,他们远远看见了苏莱曼的车尾灯,卡车停在发出咳喘声的水池旁。麦夫鲁特幸福得快要窒息了。他为怀疑苏莱曼感到内疚。开始下雨了,他们开心地跑起来,但两人都累了,福特小卡车的尾灯比他们以为的还要远。跑到车旁时,他们已经被阵雨淋湿了。

拉伊哈拿着包袱,钻进了昏暗的小卡车后面。这是麦夫鲁特和苏莱曼之前计划好的:一来如果拉伊哈私奔的事被知道了,可能会遇到宪兵在路上搜车;二来拉伊哈不会看见和认出苏莱曼。

坐上前座,麦夫鲁特说:“苏莱曼,你的兄弟情谊,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他情不自禁地用力拥抱了堂兄弟。

苏莱曼却没能表现出同样的兴奋,麦夫鲁特认为是自己的质疑伤了他的心。

苏莱曼说:“你发誓,不告诉任何人我帮了你。”

麦夫鲁特发了誓。

“女孩没把后门关上。”苏莱曼说。麦夫鲁特下车,在黑暗中朝小卡车的后面走去。当他面对着年轻女孩关下后门时,一道闪电划过,整个天空、山峦、岩石、树木,所有的东西瞬间如同遥远的记忆被照亮。麦夫鲁特第一次近距离看清了这个将成为他的妻子,并要和他共度一生的姑娘的面容。

他将在一生中,时常想起这一瞬间,这种怪异的感觉。

车开动后,苏莱曼从手套厢里取出一块抹布递给麦夫鲁特说:“拿这个擦擦。”麦夫鲁特闻了闻,确信不脏后,从卡车门框的小洞里把抹布递给了后面的女孩。

过了很久,苏莱曼说:“你还湿着,也没别的抹布了。”

雨点打在车顶发出噼啪的声响,雨刷则发出一种怪异的呻吟声,但麦夫鲁特知道,他们正在一种深邃的静默中前行。昏暗的橘黄色车灯前,树林黝黑阴森。麦夫鲁特听说过很多关于狼、豺、熊和地下幽灵半夜聚会的故事,也在夜晚的伊斯坦布尔街道上,遇见过很多传说中的怪物和魔鬼的影子。这种黑暗,如同尖尾魔鬼、大脚巨人、犄角独眼兽,抓住迷路的笨蛋和绝望的罪人后,将其投入的地下世界。

“怎么变哑巴了。”苏莱曼调侃道。

麦夫鲁特明白,他沉浸其中的奇怪静默将持续很多很多年。

他试图搞清楚,自己是如何误入人生设下的这个陷阱的,“因为狗叫了,我迷了路,所以就这样了。”他为自己寻找类似的理由,尽管他非常清楚这些理由是错误的,但因为可以从中得到安慰,他也就不情愿地相信了。

“有啥问题吗?”苏莱曼问道。

“没有。”

卡车在泥泞、狭窄的弯道处放慢了速度,车灯下,岩石、树木的幽灵、模糊的影子和神秘的物体一一跃入眼帘,麦夫鲁特全神贯注地盯着所有这些奇观,他清楚地知道,这一切他将终生难忘。他们和狭窄的小路一起,一会儿蜿蜒向上,一会儿又盘旋而下,像小偷那样,悄悄地穿越一个消失在泥土里的黑暗村庄。村里的狗叫了起来,随后依然是深邃的静默,麦夫鲁特搞不清楚,这种怪异的感觉存在于他的脑海里,还是世界里。黑暗中,他看见了传说中的鸟影,看见了由奇怪的线条组成的字母,看见了几百年前经过这穷乡僻壤的魔鬼军队的遗迹,也看见了因为作孽而被石化的人影。

“千万别后悔。”苏莱曼说,“没什么可怕的。也没人追咱们。除了歪脖子爸爸,很有可能他们本来就知道女孩打算私奔。千万别跟任何人说起我,那时说服歪脖子?阿卜杜拉赫曼就容易了。过不了一两个月,他就会原谅你们俩。夏天结束之前,你和嫂子一起回去亲他的手,事情就过去了。”

在一个陡峭的坡上急转弯时,卡车的后轮开始在泥里打滑。那一刻,麦夫鲁特幻想到,一切都结束了,拉伊哈平淡无奇地回到了她的村庄,自己也平淡无奇地回到了伊斯坦布尔的家里。

然而,卡车继续前进了。

一小时后,车灯照亮了一两处农家,阿克谢希尔镇上的小街道。火车站在镇的另一头,在镇外。

“你们俩千万别走散。”苏莱曼把他们送到阿克谢希尔火车站时说。黑暗中,他朝拿着包袱等在那里的女孩看了一眼。“别让她看见我,我就不下车了。这下我也和这事脱不了干系了。麦夫鲁特,你一定要让拉伊哈幸福,好吗?她是你的妻子了,开弓没有回头箭。你们在伊斯坦布尔稍微躲一下。”

麦夫鲁特和拉伊哈目送着苏莱曼驾驶的卡车,直到红色的尾灯在黑暗中消失。他们走进阿克谢希尔火车站的旧楼里,没有手拉手。

荧光灯把里面照得通亮。麦夫鲁特第二次看他抢来的姑娘,这回他近距离、屏气凝神地看了一眼。他确信了关后车门时看到的、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的事情,他移开了视线。

这不是他在堂兄考尔库特婚礼上看到的姑娘,而是她身旁的姐姐。他们在婚礼上让他看见了美丽的姑娘,现在却送来了她的姐姐。麦夫鲁特明白自己被骗了,他感到羞辱,他无法再去看这个连名字是不是拉伊哈都无法确认的女孩的脸。

是谁,跟他玩了这个游戏?走向售票处时,他听到自己脚步声的回音仿佛是别人的,那么遥远。老旧的火车站,将会在他一生,唤起他对那几分钟的记忆。

他买了两张去伊斯坦布尔的火车票,犹如他在梦中看到的一个人买了票。

“火车马上就来。”工作人员说。但火车没来。小候车室里满是篮子、大包、行李箱和疲惫的人们,当他们在一张长椅边上坐下时,彼此都没有开口说一个字。

麦夫鲁特想起,拉伊哈有一个姐姐,抑或是被他称为“拉伊哈”的美丽姑娘。因为这个女孩的名字确实叫拉伊哈,刚才苏莱曼是这么说起她的。麦夫鲁特也叫她拉伊哈,给她写情书,但在他的脑海里是另外一个人,至少是另外一张脸。麦夫鲁特也想到,他并不知道脑海里那个美丽女孩的名字。他不太明白自己是怎么被骗的,甚至想不起来了。而这,又把他脑海里的怪异感觉,变成了他深陷其中的那个陷阱的一部分。

坐在长椅上,拉伊哈一直盯着自己的手看。刚才他满怀爱恋地牵过这只手,他也曾在情书里写过想要牵到这只手,这是一只漂亮、柔滑的手。现在这只手乖乖地待在拉伊哈的怀里,时而仔细地把包袱或者裙子边整理一下。

麦夫鲁特起身,走去车站广场的小卖部买了两个面包圈。回来时,他又远远地仔细看了一眼拉伊哈戴着头巾的头和她的脸。当年他不听已故父亲的话执意去了考尔库特的婚礼,而眼前却不是他在婚礼上看见的那张美丽脸庞。麦夫鲁特再次确信,他以前从未见过这个真的叫做拉伊哈的女孩。可是怎么会这样呢?拉伊哈知道麦夫鲁特是想着她的妹妹写下那些情书的吗?

“你要吃面包圈吗?”

拉伊哈伸手接过了面包圈。麦夫鲁特在姑娘脸上看见的是一种感激之情,而不是私奔恋人们该有的激动神情。

拉伊哈做坏事似的怯生生地开始吃面包圈,麦夫鲁特在她身旁坐下,用余光瞄着她的一举一动。因为不知道该做什么,麦夫鲁特只好吃了那个不很新鲜的面包圈,尽管他并不想吃。

他们就这么坐着一句话也不说。麦夫鲁特感觉时间过得好慢,就像一个等待放学的孩子那样。他的脑子不由自主地不断琢磨,到底自己犯了什么错才导致了现在的糟糕局面。

他总是想起让他看见那个美丽姑娘的婚礼。去世的父亲穆斯塔法完全不愿意他去参加那场婚礼,但麦夫鲁特还是偷偷跑去了伊斯坦布尔。难道这就是他犯错的结果吗?麦夫鲁特内敛的眼神,就像苏莱曼的车灯那样,在他二十五年人生的灰暗记忆和影子里,探寻一种可以诠释现在这种情况的答案。

火车还是没来。麦夫鲁特起身又去了一趟小卖部,可小卖部关门了。两辆载客进城的马车在路边等着,一个车夫在抽烟。广场上一片寂静。他看见紧挨着车站边有一棵巨大的枫树,他走了过去。

树下立着一块木牌,车站灰暗的灯光照在木牌上。

我们的共和国缔造者

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尔克

1922年来阿克谢希尔时

曾在这棵百年枫树下喝咖啡

学校的历史书上出现过几次阿克谢希尔的名字,麦夫鲁特也清楚这座邻镇在土耳其历史上的重要性,但这些书本上的知识,现在他一点也想不起来了。他为自己的无能而愧疚。上学时,他也没能尽力成为一个老师希望的好学生。可能这就是他的缺憾。今年他才二十五岁,他乐观地认为自己能够弥补缺憾。

他走回去,重新坐到拉伊哈身旁时又看了她一眼。不,他不记得四年前在婚礼上看见过她,哪怕只是远远的一瞥。

火车误点四个小时。他们在锈迹斑斑、发出悲鸣笛声的火车上找到了一个空车厢。尽管车厢里没有别人,麦夫鲁特还是坐在了拉伊哈的身旁,而不是她的对面。开往伊斯坦布尔的火车,经过道岔和铁轨的磨损处时都会不停地摇晃,那时麦夫鲁特的胳膊和肩膀,会不时碰到拉伊哈的胳膊和肩膀。对此麦夫鲁特也觉得怪怪的。

麦夫鲁特走去车厢的厕所,就像儿时那样,听到从金属蹲便器排污口传来的嗒克嗒克声。他回去时,姑娘竟然睡着了。出逃的夜晚她怎么可以如此安心入睡?麦夫鲁特在她耳边叫道:“拉伊哈,拉伊哈。”姑娘被叫醒,用一种真的名叫拉伊哈的人才有的落落大方,甜美地笑了笑。麦夫鲁特默默地坐到她身旁。

他们就像一对结婚多年后无话可说的夫妻那样,一起向窗外张望。偶尔他们看见一个小镇的路灯、行驶在僻径上的车灯、红绿两色的铁路信号灯,但多数时候窗外是漆黑的,车窗的玻璃上也只有他俩的影子。

两小时后天亮了,麦夫鲁特看见拉伊哈在默默落泪。火车在悬崖间一片紫色背景里呼啸着向前奔跑,车厢里只有他俩。

“你想回家吗?”麦夫鲁特问,“你后悔了吗?”

拉伊哈哭得更凶了。麦夫鲁特笨拙地把手放到她的肩上,但觉得别扭,又缩了回来。拉伊哈伤心地哭了很久,麦夫鲁特感到自责和后悔。

过了很久,拉伊哈说:“你不爱我。”

“什么?”

“你的信里全是情话,你骗了我。那些信真的是你写的吗?”

拉伊哈说完又继续哭起来。

一小时后,火车到了阿菲永卡拉希萨尔,麦夫鲁特跑下车,在小卖部买了一个面包、两块三角包装的奶酪和一包饼干。火车沿着阿克苏河前行时,他们从一个提着托盘卖茶的孩子那里买了茶,两人喝着茶吃了早饭。他们看到窗外的城市、杨树、拖拉机、马车、踢球的孩子、铁桥下流淌的河水,麦夫鲁特满意地注视着拉伊哈看着它们的目光。整个世界,一切都那么有趣。

火车开到阿拉尤尔特和乌鲁柯伊之间时,拉伊哈睡着了,她的头靠在了麦夫鲁特的肩上。麦夫鲁特从中感到了责任也感到了幸福。两个宪兵和一个老人上车坐了下来。麦夫鲁特把电线杆、柏油路上的卡车和新建的水泥桥,看作是国家日益富裕和发展的象征,但他不喜欢写在工厂、贫穷街区墙壁上的政治口号。

麦夫鲁特也睡着了,尽管他对自己的睡意感到惊讶。

火车到达埃斯基谢希尔时,他俩都醒了,看见宪兵的刹那间惊慌了一下,反应过来后马上放松下来,相视一笑。

拉伊哈的微笑是发自内心的,这种微笑使人无法相信她隐藏或者偷偷地做了什么。她的脸庞端庄富有光彩。麦夫鲁特逻辑上认为她和那些欺骗自己的人是同谋,可是看着她的脸,他又不得不觉得她是无辜的。

火车快到伊斯坦布尔时,他们开始聊天,聊路边的一排排大工厂、从伊兹密特的炼油厂那高高的烟囱里喷吐出来的火焰、货轮到底有多大、它们将去往世界的哪个角落。拉伊哈与她的姐姐和妹妹一样读完了小学,所以她可以轻松地说出那些遥远的沿海国家的名字。麦夫鲁特为她感到骄傲。

尽管拉伊哈四年前因为姐姐的婚礼去过一次伊斯坦布尔,但她还是谦逊地问道:“这里是伊斯坦布尔吗?”

“这里是卡尔塔尔,算是伊斯坦布尔了,”麦夫鲁特自信地说,“但还差一点。”他指着对面的岛屿给拉伊哈看。他想,终有一天他们会去那些岛上游玩。

但在拉伊哈短暂的一生中,他们竟一次也没去过。

本文摘自《我脑袋里的怪东西》,[土耳其] 奥尔罕?帕慕克 著,世纪文景

[责任编辑:魏冰心 PN070]

责任编辑:魏冰心 PN070

标签: 帕慕克 伊斯坦布尔 诺贝尔文学奖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分享到:
金杨路 牙城镇 大塱 界河镇 青塔小区
新门 草厂胡同 花东镇 鹏程三路 卧凤沟乡
兵团农三师五十一团 虎庄镇 南店社区 武清私营经济区 金湖
丰田莨 喀什塔什乡 三家乡 幸福镇 蔡玉窑镇
天津早点加盟有哪些 早点豆浆加盟 必胜客加盟费及加盟条件 早餐小吃店加盟 陕西早点加盟
早餐配送加盟 自助早餐加盟 美味早点加盟 早餐加盟哪个好 绿色早餐加盟
自助早餐加盟 早餐餐饮加盟 美味早点加盟 正宗早点加盟 早点餐饮加盟
早餐类加盟 早餐类加盟 早点连锁加盟店 港式早餐加盟 早点加盟连锁店
百度 成人情色网 开心色五月 琪琪看片网站 比比资源网 影音先锋AV 先锋影音资源站 撸死你黄色 伦理6080新视觉 青苹果影视 色情五月天 A67手机电影网 00271最新网址 91秦先生全集 6080夜射撸 日日操 琪琪伦理片 俺去也官网 俺去也伦理资源站 中国情色电影 快播情色 av在线观看 欧美sex另类孕妇 日韩亚洲电影AV 婷婷五月色综合 六月丁香 激情综合网 免费午夜电影 夜夜撸在线影院 在线看av的网站 看片的网站 91看片神器 91色播 91秦先生在线视频 91小鲜肉 巨乳女教师 国产自拍偷拍在线视频 国产自拍 千百橹影院 一本道国产在线 夜夜搞 超碰97免费人妻 琪琪电影天堂 日本色情视频 成人色情电影 台湾色中文网 影音先锋资源 亚洲在线视频 大色哥导航 色哥哥电影院 鲁大妈影院 色播影院 日本xxx在线 欧美成人电影 黄色成人电影 干一炮666 就是干影院 狠狠干 狠狠啪在线香蕉 天天射影院 桃花色综合影院 日日夜夜鲁 俺去也老色哥 狠狠干久久综合 偷拍自拍网 天天色综合网 色色资源 亚洲AV电影 日本av母乳电影 俺去也老色哥 无码大香蕉 开心色播网 色久久桃花综合 大香蕉大人网 无码AV 大奶美女视频全集 老司机资源在线观看 国产av精品自拍 911segg最新网址 av无码免费播放 大香蕉在线视频 色妹妹综合 奇米影院 色色5月天 天天色在线 台湾色小哥网站 youjizz中国版 youjizz中国手机版 1024福利资源 1122在线看片网站 188色色在线看片 日本免费AV毛片在线看 免费网站看AV片 我爱番号网 国产小视频 youjizz在线观看 大奶子 大香蕉在线影院 童颜巨乳 国产自拍 日本色情视频 狼人干综合影院 老色哥影院 哥要搞中文网 唐朝av 黄色小电影 伊人影院 亚洲婷婷5月 色综合在线 52avav最新地址 偷拍自拍在线 在线情色影院 56成人电影小视频 午夜成年电影 五月天在线影院 日日撸 国产91自拍 91情色自拍视频 91婷婷色播 亚洲AV在线影院 亚洲情色在线 亚洲色情网 国产自拍性爱 日本性爱免费视频 狼人综合社区 日本av在线播放 高清做爱视频 伊人综合在线 1333打炮网 18h站在线视频网 18x成人x站 超碰在线视频 51看片网 久久爆乳在线视频 超碰视频最新地址 九九电影网 干老师在线观看 干妹妹影院 好好干影院 韩国伦理电影 老司机电影网 老司机影院 宅男福利视频 久草视频新免费观看 天天色综合网 白白色在线视频 伊人影院大香蕉 免费啪啪视频在线 天天日影院 在线手机视频 国产精品高清 色欲影视 丁香六月 婷停五月 55干骚比 伊人综合在线影院 伊人成人综合 一本道久在线 色久久综合网 色色色网站 久久青草视频 一本道无码在线 岛国无码av免费观看_ 偷拍久久国产视频 天天色情 av在线 大西瓜Porn 在线av电影 av电影网站 天天影视 大香蕉视频 人人操 av天堂电影 大香蕉网伊人 一本道DVD在线 日本毛片基地 国产a片 久久成人视频 看片免费播放器 一本道国产在线 日日撸 妞干网 我爱妹妹色 第八色影院 意淫香蕉网 偷拍做爱 婷婷色影院 射死你天天日 偷拍久久国产视频 狠狠操 Av在线伊人 操你啦视频 奇米影视777 在线av国产 做暧暧视频免费 国产自拍 久久热在线 伊人综合在线